我在現場·照片背后的故事丨飛“閱”四季 “瞰”好河北-新華網
新華網 > > 正文
2024 01/16 17:56:38
來源:新華社

我在現場·照片背后的故事丨飛“閱”四季 “瞰”好河北

字體:

  

  我在現場,記錄瞬間,成為歷史。

  從2019年開始,我們開設了“我在現場”欄目,以新華社記者“沉下心、俯下身、融入情”的珍貴采訪經歷為內容,講述他們在重大新聞事件現場的所見、所聞、所想。

  2023年,他們踐行“四力”,從“一帶一路”的重點工程到沿著長江、黃河、長城進行深度調研;從巴以沖突的現場到進入剛剛發生政變的非洲國家;從北極圈里“冰上絲綢之路”的重點項目到大灣區熱火朝天的基建工程;從神舟飛船的發射、回收到“中國天眼”的成果爆發和運行維護;從京津冀嚴重水害到積石山地震災區的生命救援;從世錦賽、亞運會、大運會的國際賽場到“村超”、“村BA”這樣的鄉土賽事;從接力守護烈士英靈半個多世紀的父與子到為殘障兒童免費送教上門的鄉村教師父女……

  他們凝固新聞的瞬間,記錄歷史。

  從2024年1月1日起,“我在現場”欄目陸續播發多位新華社攝影記者在2023年的精品力作和照片背后的故事。希望他們的作品和講述,能帶給您希望與力量。

  站在長城之上,腳踏雄安熱土,徜徉大運河畔,流連渤海之濱……回望過去的2023年,我記錄下“大河之北”的勃勃生機,見證了燕趙兒女在“趕考”路上留下的鏗鏘身影,一路行走,一路飛“閱”,用無人機定格下一個個美好瞬間。

  鏡觀新城初長成

  自2017年4月1日“橫空出世”以來,雄安新區報道便是我作為記者的“時代命題”。從白洋淀到雄安站,從容東片區到啟動區,六年來,我見證了雄安的初生、啟航、奮進......拍攝的新區形象照片中有多張入選新華社年度照片。2023年春寒料峭中,當我再次升起無人機,看到沙盤中的模型變成了實景,不由感慨這片熱土“拔節生長”的力量,產生了要用拼版照片展現這一變化的想法。依靠多年來的影像積累,我很快找到了多張當下雄安地標建筑初建時的圖片,確定好拍攝點位,在兩天的時間里在同一點位進行無人機航拍,《鏡頭見證雄安“拔節生長”》一稿播發后,登上微博熱搜置頂位。

  拼版照片:上圖為2023年3月23日拍攝的京雄城際鐵路雄安站;下圖為2019年8月29日拍攝的京雄城際鐵路雄安站建設現場。

  拼版照片:上圖為2023年3月24日拍攝的雄安新區容東片區;下圖為2020年11月6日拍攝的雄安新區容東片區建設現場。

  拼版照片:上圖為2023年3月31日拍攝的雄安新區商務服務中心;下圖為2020年8月13日拍攝的雄安新區商務服務中心建設現場。

  得益于無人機拍攝技術的改進,如今利用無人機廣角模式拍攝的照片更具視覺沖擊力。在雄安氣勢恢宏的建設現場,我多次嘗試使用這種方式拍攝,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2023年3月31日拍攝的雄安新區商務服務中心。

  2023年3月31日在雄安新區拍攝的日出。

  “一張白紙”著墨,六載光陰,這座“起筆即是世界眼光”的現代化新城,積蓄力量,拔節成長。這片誕生過白洋淀雁翎隊的英雄土地之上,新的傳奇正在書寫,一座高水平現代化新城煥發著蓬勃生機。在雄安新區采訪時,我總是帶著激動的心情,在“千年大計”的感召下,我希望自己的照片能被賦予歷史的厚度。

  飛越長城看振興

  河北省境內長城資源豐富,也是攝影報道的“富礦”。行走長城之上,我對古長城保護現狀有了一定了解,并被長城保護員群體的默默奉獻所感染,更是見證了長城沿線發生的深刻變革。

  2023年8月底,根據“新時代中國調研行·長城篇”的報道安排,我和同事組成調研小分隊,來到有著“萬里長城 金山獨秀”美譽的河北省灤平縣金山嶺長城采訪。抵達金山嶺長城腳下已是下午,此時剛剛下過一場小雨,很幸運地遇見了彩虹邂逅長城的壯麗景象。

  金山嶺長城與彩虹交相輝映(2023年8月31日攝)。

  金山嶺長城風光(2023年8月31日攝)。

  金山嶺長城風光(2023年8月31日攝)。

  沿著“將軍樓”前行,我遇見了農民攝影師周萬平,在他經營的茶水攤里與他攀談了起來。周萬平的家就在金山嶺長城腳下的花樓溝村,20世紀80年代,隨著當地長城旅游業的興起,來金山嶺長城的游客日漸增多,他攢錢買了一臺二手相機,為游客拍照謀生,并開始潛心研究攝影。周萬平的足跡遍布金山嶺長城內外,他的作品在國內外攝影大賽上屢屢獲獎,并出版了多本攝影集。

 2023年8月31日,周萬平在金山嶺長城上行走。

  2023年9月1日,周萬平在清掃自家經營的農家樂房頂。

  在花樓溝村,像周萬平一樣的農民攝影師有數十位。依托長城資源,小村莊已成為全國鄉村旅游重點村,鄉村面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和花樓溝村類似,長城腳下的河北許多村莊,曾經偏居一隅,深陷貧困,而隨著多產業融合的現代農業快速發展,一幅以長城為軸線的富民興農新畫卷徐徐展開。

  金山嶺長城腳下的花樓溝村(2023年9月1日攝)。

  河北省遷安市長城腳下大崔莊鎮樓子山村的稻田與青山、村莊相映成畫(2023年8月29日攝)。

  位于長城腳下的河北省唐山市遷西縣鐵門關村(2023年8月30日攝)。

  大運河畔文旅興

  河北省滄州市是一座因運河而興的城市。宋末元初時,滄州運河沿岸經濟繁榮,有“小燕京”之稱。作為滄州的母親河,大運河在這里流經8縣(市、區),綿延200余公里,沿途遺跡分布眾多,河道保存完好,代表了北方運河原真性。2023年5月,應“天空之眼”欄目組安排,我前往滄州市進行報道。

 滄州城市景觀(2023年5月15日攝)。

  滄州城市景觀(2023年5月15日攝)。

  滄州市區境內的京杭大運河河道(2023年5月16日攝)。

  大運河流經滄州市區,有一處非常奇特的彎道,呈“Ω”狀。多年前我曾來過此地,當時由于長期缺水,河道里雜草叢生,苗圃、雞窩等私搭亂建非常扎眼,是當地城市人居環境的“堵點”。而如今這一區域已建成大運河生態修復展示區,運河河水蜿蜒曲折,游船緩緩駛過,河畔花草樹木相得益彰,三三兩兩的市民、游客,或漫步、或健身,輕松愜意。

 滄州大運河生態修復展示區(2023年5月16日攝)。

  滄州大運河生態修復展示區(2023年5月16日攝)。

  坐船行駛至百獅園景區,南川樓、朗吟樓矗立在大運河畔,南川古渡、滄曲書舍等文化景觀游客絡繹不絕,很難想象,4、5年前這里還是一片老舊民房。傍晚時分,不遠處的清風樓華燈初上,大運河沿線呈現出一派古今交融的祥和景象。以河為線、以城為珠,線串珠、珠帶面,滄州市全域統籌大運河文化保護帶、生態景觀帶、全域文化旅游帶、鄉村振興產業帶建設,使古老母親河再潤滄州。  

  滄州市區境內的京杭大運河河道(2023年5月15日攝)。

  滄州市京杭大運河畔的清風樓(2023年5月15日攝)。

  滄州市京杭大運河畔的南川樓(2023年5月16日攝)。

  作為一名記者,我在奔波與忙碌中走過了2023的春夏秋冬,用無人機記錄下的場景還有很多,它們或震撼、或生動、或喜人、或蓬勃,都是我們所處的偉大時代的素描。如今無人機已成為我工作中不可或缺的工具,從天空視角,我們可以瞰大地、瞰歷史、瞰發展,但最重要的,是瞰“我們”。

 

掃描下圖中的二維碼,觀看牟宇2023年的更多作品:

  

  

  

  

  

  

策劃:蘭紅光

統籌:魚瀾、費茂華、周大慶、劉金海

記者:牟宇

編輯:王海燕、尹棟遜、呂帥

【糾錯】 【責任編輯:張樵蘇】

          <tbody id="n5s9u"></tbody>

          1. <nobr id="n5s9u"></nobr>